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打糍粑

2019-04-16 10:09:28 来源:河源日报


□叶德林

在我们客家农村曾田镇,先前,流行着这样一句?#23376;錚?#21313;月朝,糍?#20301;{子?#24503;?#28903;。意思是每逢农历十月初一,家家户户做的糍?#20301;{子热气腾腾、清香扑鼻。

在我们客家农村曾田街,先前,凡逢圩日,摊位上都有摆卖糍粑的。凡是嘴馋的顾客,都可以坐在那里一饱口福。所有摆卖糍粑的顾主,收市时必定人散货尽,不留剩余。

糍粑,蘸上炒芝麻、炒花生?#21097;由?#40644;糖做成的糖桨,吃起来柔韧鲜滑,香甜可口,独具客家风味。当然,糍?#20301;?#26377;多种吃法,这里不一一例举。

打糍粑,是我幼小的记忆。记得在古老祖屋的上厅,放置着一个四方斗正的石碓?#21097;?#22303;名叫糍粑臼。石碓臼上面的墙壁上,挂着丁字形杵槌。这便是打糍粑的工具。

打糍粑的工序是这样的:

首先,选用质量好的糯米,?#20204;?#27700;浸泡一昼夜。待糯米?#31354;?#21518;,捞起,倒在竹筛、竹箩里晾干。

接着,将糯米倒进大饭?#30340;冢?#36974;盖,再用布帕将盖子的缝隙围好,以防走漏水蒸气。灶内,架上柴火猛蒸,蒸上几十?#31181;櫻?#24453;飘出糯饭的香味后,意味着饭熟,可以熄火、揭盖了。

再就是打糍粑。隔晚将石碓臼洗干净,抹干。用簸箕遮盖好。打糍粑前,将蒸熟的糯饭撒在石碓臼内。然后挥动光滑的木槌,使劲地、一起一落反复地擂捣,将木槌重重地砸往糯米饭?#23567;?#25171;糍粑是个力气活。我看到,当时年近五旬的祖父是光着上身打糍粑的,打得汗流浃背,旁边还有叔父、伯父帮着用竹笠、葵扇为他搧凉,屋里的?#20449;?#32769;少都在周围看热闹。有时我?#30422;?#20063;帮着轮番挥槌。这样连续反复擂捣一番,一直将糯米饭擂成黏黏的羹状,?#31983;?#21151;告成。

最后一道工序是短糍粑。这活虽然很轻松,但也是很讲究手艺的。先是将石碓臼内的糍粑团端起,放到大簸箕内,用抹了蜜腊(避免粘手)的双手将糍粑?#31983;?#25104;条状。再切成一小截一小截的、跟鸡蛋一样大小的小团团。这便叫短糍粑。然后用双掌拍压成一只只圆圆、扁扁、白白的粄状,这便是名副其实的糍?#20301;{了。

糍?#20301;?#26377;一层寓意?#21512;?#24449;丰收、喜庆、?#26049;病?#21513;祥如意。在我们家乡,打糍粑是家族式的聚餐。上世纪50年代之前,每年的中秋节、十月朝,族中的每家每户?#23478;?#20945;丰收后的新糯谷交给族长,由族长统一?#25165;?#20154;手负责打糍?#20301;?#35745;,指定谁家负责磨谷、舂米,谁家负责蒸糯粄,谁人负责打糍粑,谁人负责捏糍?#20301;{,等等。当糍粑打成后,除分给每家每户适量的糍粑用于探亲访友外,全族人还要摆桌聚餐吃糍粑,以显示本族和和气气、团?#26049;?#22278;、平平安安。

自进入人民公社年代、三年闹饥荒与票证年代,家族式的打糍粑,便消失了。改革开放后,打糍粑才得以恢复。今天,机器打糍粑替代了人工打糍粑。祖传的打糍粑,只能算是美好的回忆了。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有一家店叫时光深处
    下一篇?#22909;?#26377;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 31选7走势图福建省31体彩走势图6
    浙江十一选五 免费赚钱农场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 4场进球 山东11选5在线投注 云南十一选5开奖结果l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 广东快乐十分 色球预测专家最准确 北京pk赛车龙虎技巧论坛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 竞彩指数即时指数 上海时时一天多少期 稳赚时时彩后一平台 贵州快3和尾走势分布图 qq麻将安卓版